藏川线前段

--- 摄于 2017 年 9 月 藏川线前段

从《当下的力量》开始说起

这本书呢,以一种我没见过的角度去述说时间的假象和现代人的困顿,提出一个观点是:“过去是无数已经远离的当下,未来是还未到来的当下,人能掌握的只有当下,而不应该被虚幻的过去和未来影响当下的行为。”后半部分进入了一个我未曾理解的世界,认为思维不是自我,自我是更广阔的意识,本质上,人人皆是自己的神佛,只是被思维锁死在了无意识之中,当下最重要的是捕捉到意识的存在,并将其显化,将思维束缚在意识之下,去除各种因为思维局限性和时间假象带来的痛苦,包括各种情绪之类的东西,话题逐渐进入灵修,但它的灵修不是现有的各种宗教,而是意识显化,即人人皆是神佛。

看到这些呢,我突然想到几年前看过的一本书叫《与神对话》,这本说的就不太一样了,是大难之后的作者突然有了与神对话的能力,在对话中解除自己的困惑,然后走出来,又发迹的事情,然后作者把经历写成了这本书。一旦串联,似乎好像就是自己与自己对话,然后自己再走出来的故事。

就我本人而已,无论是冥想还是潜入意识,都并没有完全体验过书中描写的东西,不能做任何判别,但珍惜当下确实是有道理的,任何沉浸于对未来的担心,对过去的悔恨的行为对当下只有负面影响, 反而会进入进一步的担心和悔恨之中,循环往复,不可自拔。

至于灵修部分,其实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脑洞),也许是多年的困惑。

唯心论的修心,开悟的自己,对他人的指导意义有限,对世间物质的干涉也有限,哪怕有人真的到了那个境界,让它回到 500 年前,也是无能为力,即无法带来科技的进步,也无法让更多的人开悟。而现在的科技这条路,进一步,商业化,带给整个社会的益处是实实在在的,当然两面性存在,可能会在未知的地方埋坑,后期还需要处理各种污染问题,攀科技树虽然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它确实能解决吃饭问题。

如果个体力量可以无限膨胀,这个社会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呢?分工协作的可能性还存在么,秩序健全的生活还能属于每个人么?

评论区

加载更多

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