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川线前段

--- 摄于 2017 年 9 月 藏川线前段

与自己对话(二)

这些对话只能表达写下这些事情的时候的我的想法,它即无法代表过去的我,也无法代表未来的我,甚至我的概念都是在不断变化的,就像著名的哲学问题 – 忒修斯之船,每一件瞬间的发生,每一个事情的经历,都会潜移默化地改变自己的认知,每一次认知的改变,决定了下一刻对正在经历的事情的决策倾向的偏移。当然大部分人的内核是始终如一的,只是小范围的偏移;而有些人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虽然内核变化不大,但会发生巨大的偏移,所谓内核,可以理解为信念、信仰、准则等等不太准确的描述,内核如果发生重大变化,那这个人的画风会发生很神奇的改变,用黑化来形容我觉得不为过,到底遭遇什么样的刺激会导致这样的重大改变,我无法回答,因人而异。

为什么要写这样一个对话系列以及为啥要公开它?

正如上篇所说,最近我的思绪很乱,要思考的事情太多,甚至我自己能够察觉到,有一些思路是需要保留下来,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它们只在脑海里一闪而逝。人的大脑缓存区很小很小,不足以做大量的并发任务,大量的东西就这样默默消失了,而作为我而言,有很多东西其实思考过很多次,甚至每次思路都大致相同,每次都没有保留下中间状态,导致反复无效做功,这是很累的一件事。既然如此,我需要一个解决方案,让思考过程清晰可见,让事情能正常继续下去,在单一的时间内用好大脑中小小的缓存,把中间结果记录下来,这样乱糟糟的思绪就不会时不时跳出来干扰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至于为啥要公开它,这其实是很多人问过的一个问题。

我给自己博客或者公众号的定位一直是:“它是我的自留地”,生活显然是我的一部分,只是,一般情况下很少会去写,大部分还是工作或者写代码时遇到的技术问题,简单的记录一下,留给自己看,而博客会比公众号更多一些个人的东西,公众号算是博客的子集吧,转载用的。

公开不公开的问题核心在于,这些内容是否包含其他的人隐私,如果包含,那默认不公开,因为这是我无法决定的事情;如果不包含,那么转入下一个判断,这些是否对我有负面影响,如果没有,那就很难找到不公开的理由,对,在现代技术下,这些东西很可能成为分析一个人行为的依据,甚至会造成资方比自己更懂自己,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点,我们可以自我安慰,自己没有那么重要,没有人会这么对自己,但事实是,新闻门户、购物、游戏、论坛、视频等等的推送算法都是不知不觉中个人行为的影响。

那为啥我要自己暴露自己的想法呢?既然躲不开,那就加入它,看看能不能加速它光荣的进化,我期待机械飞升(不是)。我也想看看,如果作为人的思路暴露出来了,机器会怎样分析和影响它的工作,以自己为实验对象,可能也是我傻大胆,但无论如何,至少到目前为止,暴露的这些并没有对我有很大的影响,无论正面还是负面。

如何评价自己?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我们终究是要直面自己的,无论它是好是坏,正视自己是第一步。很难用一个词去形容一个人,包括形容自己,每个人其实都算是矛盾的多面派,这些面都可以算是同一个人,也并不完全是一个人。

这个博客大概是 17 年底搭建起来的,17 年之前的一些经历基本在这里找不到,这些缺失的东西需要串起来。就像之前有说过的:”经历影响着我的决策,而决策反向影响之后的经历“,这些东西造就的也就是当下的我。

我与很多人有过交流,也听过很多人对我的评价。有人说我冷漠;有人说很想看一下我情绪剧烈波动的样子;有人说我是机器人;有人说我是精明冷静的投资者;有人说我傻;也有人说我憨;当然,也有人说很佩服我。

朋友不多,毕业即失联是我的常态,目前维持时间最长也最好的朋友圈是走出江西之后第一份工作里一起入职的一群人,可以很放心地吐槽和抱怨,可以很自然的随时电话或者到他们城市的时候约出来见面。对我这种有点独的人来说,挺不容易的,感觉更多的是他们不容易,需要一开始容忍一个这么奇怪的人。

在更多的时候,我应该是一个安静的人吧,做一件事或者一个选择之前,首先看到最坏的可能性是什么,然后朝着相对好的方向去尝试,不能简单地用积极乐观或者消极悲观去形容,慎独这个词也许能较好地说明大部分时间里我的处事态度。我们都需要对自己的每一个选择负责,这应该是成年人的基本素养吧。

再往深处挖,我依然是有不安的,不安在于未来的不确定性,我们都无法保证未来是现在的线性推导,但习惯里我们依然会用线性的方式去预测未来,未来并不总是比现在更好,它有坏的可能性,我们很幸运生在一个上升期的国家并处在它正攀升的时间段里面,已经习惯了日子越过越红火的节奏,其实很少会去想出意外了怎么办,从大环境上来看,这种可能性很小,但到个人层面上,概率是不小的,有没有 B 计划呢?这个计划有没有用呢?我有,但不知道有没有用,个人希望 B 计划永远不要有启动的时候。

我曾与 40 多岁的朋友有过不算浅的交流,有部分会惊讶于我的想法,会觉得有些不是我这个年纪里应该思考的问题,虽然我不太知道大部分人在这个年纪在想些什么,但我觉得大部分问题应该是有意识的吧,很多时候,能依靠的只能是自己,21岁的时候思考养老问题,25 岁的时候劝人离开新东方教培行业,当然,这不是说我有远见,只是我经历过这种模式化的培训行业,我知道,这种堆人力的行业对个人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个人从来不是这个行业的关键,关键是模式化,简单讲,按方下菜,人不重要。

到最后,其实还是没法对自己进行下定义式地评价,不过,人都是复杂的,确实很难用一件事或者一个瞬间去评判,至少,应该可以说,不是个坏人,有点自己的想法,能按自己的想法做点事情,emmm,这题很难哦,要是考试,那可能是零分。

评论区

加载更多

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