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川线前段

--- 摄于 2017 年 9 月 藏川线前段

与自己对话(四)

距离上次这个话题已经过去差不多一个月了,前面说的大部分都是基于过去和当下,总是缺了一部分对未来的看法和思考,当然,这篇可能不会专门针对未来去说,但终归是要有一些这样的内容的,也许分散在每一篇的零碎中,也许在未来会单独开一篇去阐述,无论怎样,必然是要有的。

这过去的短短一个月,世界发生了措不及防的改变,很多宣传了两百年的观念,就此崩塌,战争突然离我们不再遥远,或者说,它本来就不远,只是被掌控话语权的媒体没有像这次一样聚焦在战争上,这次的局部热武,本质上是几个五常之间的战争,虽然并没有到全面战争的阶段,但就这样,它已经影响了整个世界的走向了,金融市场动荡的感觉,从目前来看,“惠”及大众。当规则崩塌,遵守规则收益不如破坏、合作不如单干的时候,GPL 就是 MIT,虽然我们不希望有这么一天,但从目前的形式看,有这种趋势存在。

对媒体、文娱产品整体怎么看?

这个问题有点大,我尝试用个人看法从小处入手,简单回答一下。

可以很肯定的是,现代媒体一直处于战争状态,掌控话语权,或引导或诱导用户的行为,是它的最终目的。这话不带任何立场,但确实是事实,具体细节无法描述,点到为止。

文娱至死这话不是近两年提出来的,有著名的 “奶头乐” 理论做支持。但同样需要说明的是,单纯文娱并不是坏事,任何事情,过度了,可能好的也会变成坏的。

就拿小说来讲,它是文娱产品,也是虚构的东西,但它不是一无是处的东西。很多无法在现实中实验的东西,可以在小说里面构建一个场景用来与读者讨论,很多时候,人性的讨论就在这里。

《嫌疑犯x的献身》是一个侦探类小说,构建了一个理智到极点的人物,他通过一系列巧妙的手法将犯罪变得逻辑上无懈可击,最后败于人性(感情)。这是一个很神奇的故事,那么,逻辑和理智的尽头是理性与秩序的理想国么,故事告诉我们,他不是,他还有所求,而他的所求就是他唯一的漏洞,不可避免的漏洞。

《银河帝国系列》是科幻类小说,定义了机器人三大定律和第零定律,也有所谓的心理史学的探讨,终究,还是逃不开人性的探讨,当机器人拥有人性之后,看似完美的三大定律却需要第零定律的补充。

《天龙八部》是武侠小说,也是群像剧,构建了一系列的人物,每个人都有所求,每个人都求而不得,所谓“有情皆孽,无人不冤”,里面没有一个人能脱离这个范畴,说是悲剧吧,其实也不然,但终究有那么点难受。

《倚天屠龙》也是武侠小说,看到的是先抑后扬的经典爽文写法,我却独独为郭襄而难过,唉,这个人物立住了,可却令人觉得太苦了,就像当年有人写的《致郭襄》:

我走过山的时候山不说话,我路过海的时候海不说话;

我坐着的毛驴一步一步滴滴答答,我带着的倚天喑哑。

大家说我因为爱着杨过大侠,找不到所以在峨嵋安家;

其实我只是喜欢峨嵋的雾,像十六岁那年绽放的烟花……

还有各种小说的人物,他们虽然是虚构的,但都带着一股人性,都仿佛曾在世间走过一遭,留下的可能是永恒的经典。

这些东西,都是宝贵的精神财富,它们是文娱产品,但不是文娱至死的产物。

对当下,有什么看法

我们应当能从历史和当代史中看到,当前工业化和现代化的本质是转嫁成本(代价),并不是说工业化不好,只是我们得明白,成本很高。而且这里是有谎言的,规模化是有极限的,很多经典经济和金融对企业投入再生产有迷之信任,认为它可以无限循环式上升,在百多年前,可能确实是如此,在现代,这个假设已经逐渐碰到了瓶颈,就像摩尔定律逐渐失效一样,更好更快更强并不是完全成立的,甚至是可怕的。

叠加上疫情持续、金融危机和战争阴影的影响,以我的浅见,对现下,基本没有很乐观的想法,甚至是偏向悲观。我一直想要给自己的未来构建一个相对平稳的安全垫,让自己能够更安心地做一些自己擅长的、想做的事情。这事本来很难,在当下这种背景下,这事情更难了,我们到底应该对未来有怎样的期待和预测,就目前来看,我会更加保守,尽可能将自己的冗余放大,用来应对各种可能的意外。

诚然,我认为需要更加谨慎,更加保守,就像之前说的那样,带着最坏的打算,向最好的方向走去,事情看上去很坏,但结果并不总是坏的。应对当下复杂的环境,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可能是最容易也是最好的保证了。

评论区

加载更多

登录后评论